首页 > 产品中心

双湖县鸭渠乡极高海拔生态搬迁:新家幸福生活

图为山南三布里搬迁现场,人们载歌载舞庆祝“七一”(7月1日摄)。记者王晓利照片

“雅曲”,以当地泉水命名,藏语意为“水好的地方”,寄托着雅曲牧民美好的希望。但现实是:海拔5000米,地处“无人区”中心,寒冷,缺氧,偏远,就医、学习、旅游困难。

上世纪7月,为了缓解草畜矛盾,一群牧民从神扎县、班戈县向北赶牛羊,来到平均海拔5000多米的无人区繁衍生息。当地牧民说,住在这里“对牲畜好,对人不好”。“中枢炎症和心脑血管疾病是牧民的常见病。一旦出现急性病,就送到那曲五百多公里,送到拉萨八百多公里,往往没有实时有效的治疗。”今年35岁的池烈是雅曲乡的乡长,已经在这里工作五年了。

如何更好的保证海拔很高的牧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如何解决人与自然共生的问题?随着自治区党委、政府在极高海拔地区开展生态搬迁安置,这一问题得到了有效解决。

“为了孩子上学和疗养,我之前心里就有这个想法,很多邻居在拉萨住了很久。但党和政府给予了很大支持,实现了整体保障。我实在不敢想。”米砂,雅曲乡一根所村人,采访时在村互助会的装饰下,在双湖放牧点进行畜牧业生产。他告诉记者,搬迁后,不仅继续享受原有的畜牧业政策,而且享受健康、大房子的服务也更方便。

草原上吹来的沙漠风,远处驻足的野生动物,更增添了两湖的迷茫。被称为“野生动物天堂”的双湖,远非“草原牧民的美丽家园”。千里之外山南的森布利,是雅曲牧民的新家。

记者一行从双湖来到森布利。从北到南,羌塘高原和雅江流域从来没有在他们心中形成过如此强烈而直观的对比。

“这里海拔低,情况好,尸体多。我在这里感到快乐。”70岁的努琼患有中枢性炎症和痛风。“以前去乡卫生院50多公里,搭便车下乡;现在医院就在眼前,只有10分钟的路程。医院的条件要多得多。有去拉萨就医的班车。不到一个小时,往返票价60元,到机场只要十分钟。”努琼感受到的变化远不止生活在——年。以前是土坯房,条件又脏又乱。现在她住在一栋120平米的藏式二层小楼里;吃水,以前是井和山泉。冬天结冰,需要硬剃。现在自来水到家了;电过去是太阳能。天气不好,存储容量小。我经常在黑暗中睡着。现在只需要按下开关,随时享受;通讯,以前信号不稳定,经常打不通。现在随时随地打电话都很方便。

住在三布里的努琼,平日里经常打理自己的院子,院子里的花竞相开放,就像家里的幸福生活蒸蒸日上。大女儿梅特索,在身边的经济种植林工作,每天生活160元,一年收入4万元左右;畜牧互助社分红3万元,另加羊20只,牛1只;草原生态补助费1.65万元。

“双湖县的学校条件比现在的学校条件更差,离家又远,半个月回家一次也很有才华。这里的中学教学质量好,饮食好,校园条件好。”努琼的孙女艺兮本措今年16岁,已经转学到贡嘎县中学。她喜欢跳舞,现在她是男的

返回首页